• 当前位置
  • 首页
  • 人妻交换
  • 最新排行

    若妻

    发布时间:2020-10-06 00:01:35   

    「那么你是希望怎么样来设计您的新房子呢!是要既新奇又充满了幻想的

    感觉的,还是要略带蓝调且有点忧郁的呢!」

    穿着一身剪裁合身裙且亮丽的白石珠实,笑起来很有气质。涂着深红色口

    红的双唇中,露出了一口既洁白又整齐的贝齿。

    「我个人是比较喜欢沉稳又安祥的感觉,可是当我徵求我女儿的意见时,

    却遭到了反对,所以只好……」

    这个看起来有些年老的男子,正在跟珠实谈论着有关房间的宽度,窗帘以

    及沙发的颜色等等。

    SUN电器的展示间就位于这高楼林立的市中心。

    虽然这里是以照明设备为主,不过本馆却设立于有名的电气街——秋叶原

    。在那里不管是软体、OA机器、家电产品,甚至于电动玩具等都一应俱全。

    另外还有一些时下最流行且出自名设计家笔下的沙发、桌子、椅子、或是

    名画及装饰品等等,具有美感的室内用品,也相当的丰富。

    而且光是拿珠实现在所在的这个展示间所展示的照明设备来讲,除了一些

    常见的品牌外,从适用于十五、十六、十七层楼高的高空照明设备开始,一直

    到世界各名牌,都应有盡有。不只如此,展示间里甚至于还有一间可供试验的

    透明实验室。

    在这实验室里有一系列可搭配各式各样进口傢俱用的法国式冕形灯,让客

    人可以立即体验这些照明设备的效果,进而促进客人的购买慾望。

    四、五天前,丹野宗浩顺道经过这里时,一眼便看上了珠实,从那天以后

    ,他就常常藉故跑来这里。

    有时候来看着珠实在接待其他客人时的身影。他发现珠实虽然年纪很经,

    可是对每个来场的客人而言,她却是个最好的技术顾问。

    针对各种不同品牌的照明设备,珠实皆可滔滔不绝约为每一个客人做不同

    的分析。尽管她辩才无碍的说着自己的意见与看法,可是客人的脸上都看不到

    一丝一毫的厌恶感,相反的,每一个人都贊同她的说法。

    不管是那双包裹在紧身裙里的长腿也好,还是高跟鞋中的脚踝也好,沒有

    一样不吸引着丹野的眼光。

    (恐怕那隐藏在衬衣里的腰部,也像脚踝一样的细緻迷人吧!)

    丹野自己沉思着。

    虽然胸部看起来不是特別的大,可是却也像双峰一样的挺立着。

    (年纪大约是二十五、六岁左右。身高大约一百六十三公分,胸围嘛!应

    该有八十五吧!胸形的话,看起来是B形。另外,腰围大概只有五十九,或是

    六十公分左右吧……)

    依据观察所下的定论,丹野认为应该是八、九不离十才对。他一向自信于

    自己的眼光。

    「我可以了解您的千金,为什么会说喜欢法国或法国式冕形灯的心情。」

    「哦,妳真的了解吗」

    「是的,我相当的了解。不过,我建议您打消那个念头。我们可以利用单

    纯一些的灯饰来营造温馨的感觉。」

    「譬如说以台灯跟这种长脚灯饰做一个相唿应的间接式照明,也就是说,

    将这个长脚灯放在下面的位置,然后往上探照,与上面的灯台所发出之亮光相

    辉映的话,一定能替您的房间营造出一股既柔和又温馨的气氛。」

    珠实用手指着男人头上的灯饰一边说着,另外又怕他不能了解,復又以目

    录上所刊登的各式新型的室内用品来搭配着做说明。

    (这声音真是好听。想必她这种声音,在那个时候,一定很能让男人销魂

    蚀骨的……)

    丹野幻想着殊实她激动时的样子。

    这年头女强人愈来愈多了。而且过分的自信,使得这些女强人失去了原有

    的质朴美。虽然话是这样,可是对珠实来说,可能是因为她太热爱她的工作了

    ,所以她表现出来的并不像其他的女强人般令人无法忍耐。相反的,她的明艷

    及亲切感正强而有力的掳获着每一个客人的心。

    (真是一个令人激赏的女人……)

    丹野想着。忽然他发现,其他的职员正慢慢的朝着他这里走过来时,丹野

    也打算转移阵地。

    丹野慢慢的踱着踱着,又不着痕迹且很自然的粘上了珠实,并且等待着她

    的垂询。

    「您在寻找什么呀」

    「啊!喔,是这样的,我正计画把房子设计成单一的型式。」

    跟珠实面对面的谈话,更能感受到她的魅力。

    她有一张充满智慧的脸庞,而且也不会令人觉得冷漠。虽然她可能因为自

    己的能力高而自负,可是她却不会将骄傲表现在她美丽的脸上。

    (如果她将骄傲挂在脸上的话,不知道会是一张什么样的脸……)

    想着想着,丹野居然想起了自己男性的本能。

    「是为了要做生意才要改变设计的吗」

    殊实微倾着头问道。耳垂上的黑色玛瑙耳环随着珠实头部的摆动,发出了

    耀眼的光芒。

    虽然第一次见到珠实时,丹野就已经发现到黑色真的很适合珠实。可是现

    在他发现玛瑙是为珠实而存在的。这颗小石头装饰在珠实那丰满的耳朵上,更

    衬托珠实出的美丽。

    「不,不是为了做生意。嗯,不过也可以说是为了雕刻吧!」

    「耶!您是从事雕刻工作的吗」

    「喔,不不不。是想放置一些喜欢的雕刻品。因此,想更换一些照明设备

    ,以便搭配这些作品。」

    「啊,原来如此。」

    尽管跟客人谈论照明设备是珠实最拿手的事,可是她仍然觉得丹野是个难

    得的客人。

    「请问,是那一类的雕刻品,您想放置很多吗您的房间是多大呢」

    「我打算在五坪大的房间里,放一樽大理石的女性雕刻品。虽然这是我去

    意大利旅行时好朋友送的,我也相当的喜欢,可是我却沒打算过要用一个专用

    的房间来摆置她。但是最近,看一间房间刚好空了出来,于是就想何不利用这

    个机会,顺便重新装潢一下。」

    「您的意思是说,五坪大的房子里,只放一件雕刻品而已」

    那种浪费,珠实光是想像,就已经觉得快喘不过气来了,的确是令人赞嘆

    的。

    珠实也很清楚,眼前这位有些白髮约五十开外的绅士,绝对不会是普通薪

    水阶级的上班族。

    那一身剪裁合身的西装与条纹领带,倒是搭配的很好,令人有很深的印象

    浓浓的眉再配上大大的鼻子,还有一个厚实的嘴唇,怎么看都不会是个美

    男子。可是却令人有安全感,是属于不会让人产生戒心的那种人。

    不过,在他稳健的外貌中,又透露着一些些的野心。令人对他有些好奇。

    丹野确信,珠实已经对他所说的事,产生了极高度的兴趣。

    「如果您要重新装潢那间房间的话,那么照明设备也将要重新请人设计不

    是吗」

    「我并不想交给別人来设计,我打算一切自己来,包括照明设备的设计,

    我也这么打算。」

    「哇!您要自己亲自设计呀!」

    「不过,既然妳在这里,我正好向妳请教,要如何来美化这些设备。如果

    妳不吝指教的话,那就太好了。」

    说完,丹野率先掏出了名片。珠实急急忙忙的接了下来,同时也掏出了自

    己的名片。

    『XXX照明设备公司照明艺术顾问白石珠实』名片上这样的写着。

    就在丹野看着珠实名片的同时,珠实也很快的瞄了一下丹野的名片。

    『丹野入学补习班、班主任丹野宗浩』看到这个,珠实想着,她曾经听过

    这个补习班的名字。

    (啊,对,沒错……)

    那是东京都内,许多有名的升高中补习班中的其中一间,名气也不小。

    这时珠实终于体会到,如果是经营着那么一间大补习班,且因为对雕刻品

    有兴趣,并打算以一个五坪大的房间来摆设一座人体雕像,是说的过去的。

    (难怪他一点都不觉得浪费。)

    「您计画把那房间设计成哪种品味的呢像这样一个用途的房间照明设备

    ,我还是第一次被问到呢!」

    「难道妳不想问我,想把房间设计成奇妙且充满幻想的,还是有点忧郁且

    带点蓝调色彩的呢」

    「耶……」

    「事实上,妳刚刚是这样子在问其他的客人,对不对呢」

    「嗯,是……」

    珠实有点不好意思,但很轻松的对他笑了笑。

    「那么,您是希望哪一种呢」

    「都可以。可且,我更希望还有其他的格调,我希望透过照明设备,能让

    那一幅雕刻品可呈现多种面貌。」

    「哦,愿闻其详。」

    「是,我希望有的时候,它看起来是华丽的,有时候又是漂亮而时髦別緻

    的。甚至于有时候是妖饶而艷丽的。并且它有时候也可以呈现出立体的感觉,

    或者是平面的感觉均可,反正就是可以呈现无限制的风貌就是了。」

    「也就是说,照明设备与雕刻品一样,都是具有艺术性的作品是吗」

    「我想会来这里选择照明设备的客人,都是为了追求更完美的艺术性而来

    的吧!不然如果只是为了普通照明而已的话,那么就不用来这儿了,反正任何

    一个电器行都可以买得到他想要的,妳说是不是。」

    「您说的极是,对一个从事专业照明设备的我来说,是不应该说这些令人

    不好意思的话的。」

    珠实脸红的垂下了眼睛,那长长的睫毛也羞怯的眨呀眨的,更是令人心动

    ******

    这是珠实第一次跟自己的客人一起相约用餐。也就是说,这是珠实第一次

    答应自己的客人的邀请,而且对方还是个男性客户。

    丹野跟珠实就照明设备的事情谈了好一会儿。当他离开珠实的展示间时,

    是下午三点半左右。

    过了一个小时之后,珠实接到了丹野的电话。

    不管丹野是多么有品味的大客户,如果出席的人只有他自己的话,珠实一

    定会婉转的拒绝他的。

    可是,丹野却搬出了他的妻子来。

    如果这只是一个藉口……虽然这个念头曾经在她脑子里闪了一下,可是毕

    竟珠实还是对那间《雕刻的房间》所需要的设备很感兴趣的。

    但是事实上,丹野所提的计画,到底是真的,还是假的,她一点把握也沒

    有。

    反正,如果丹野的妻子,到时候沒来的话,再找个藉口随便打发他,再喝

    个咖啡什么的就脱身离去的话,也不算失礼了。

    珠实做好了所有的打算,当然也包括退路。

    他们约定的地点是距离这里不远,且比这栋大楼还要高层建筑的最上面那

    层楼上的一间饭店所附设的餐厅里。

    丹野跟一名穿着和服的女性,早已等在那里。

    虽然面对五十开外的丹野,珠实曾随意的想像着丹野的妻子,也应该是个

    四十开外的人。

    可是,出乎人意料之外的是,眼前这个女人,看起来只有三十几岁,而且

    有一张相当漂亮的脸。

    头髮向上梳起,露出一个光亮且美丽的额头。头髮黑且亮,脖子细长且白

    皙,她在盘起的髮髻上插了一只用翡翠做成的髮簪,非常的显眼。

    身上穿的和服,以蓝色为底,是一件做工相当仔细又大方的新型设计的和

    服。宽大的新型设计的和服,宽大的水袖,配上前襟的花纹刺绣,既美丽又豪

    华,另外那条带子也相当的出色。

    真是一个适合穿和服的女人,一个能把和服穿得如此自然,甚至于如此的

    合身贴切的女人,真是很少见。

    因为那和服彷彿是她身体的一部份,她所呈现的,并不是只有和服的美观

    而已,因为与她的和服相辉映的是,那张极日本化的蛋形脸。这二者的融合,

    产生了她身上特有的气质。

    那位绝对称不上是美男子的丹野,跟牠的妻子美琶子坐在一起的样子,令

    人不禁想起「美女与野兽」这句话,想到这儿,珠实不禁慌张了起来。

    (我怎么可以这么想呢!)

    珠实心里,遣责着自己。

    「我正在想,如果妳有事不能来的话,该怎么办来,我来介绍,这是内

    人。」

    「妳好,我叫美琶子,请原谅我先生的冒昧。」

    「啊!哪里,请別这么说。相反的,请原谅我的打扰,并谢谢你们的邀宴

    。」

    「沒这回事,我先生还有好多问题想向妳请教呢!」

    「是关于新房子的照明设备的问题吗」

    「是,是……」

    珠实突然发现,美琶子的脸突然红了。

    (她的身体一定很健康吧!)

    珠实猜测着,不过她还是不明白,为什么美琶子会突然脸红呢!

    当珠实被问到,是要吃法国菜好呢还是和菜时,珠实选择了自己喜欢的

    ,不意,美琶子竟也选择了跟她一样的和菜。

    这是一间座位分开设立的高级餐厅。

    桌子的这一边坐着丹野夫妇,另一边是珠实与他们夫妻面对面的坐着。

    珠实与他们夫妇一边闲话家常,一边大方的观察着美琶子。因为灯光的关

    系,美琶子那涂满红色口红的丰润嘴唇益发美艷动人。

    然而奇怪的是,她脸上那娇羞的气色居然未曾稍褪的,还残留在她脸上。

    (可能是因为穿着和服,太热的关系吧!)

    珠实依据常理的判断着。

    「夫人您也喜欢雕刻艺术吗」

    「耶……哦,是,是……」

    美琶子像个女学生般,在自己喜欢的人面前时,总会有些放不开且拘谨。

    (真是个可爱的人。)

    珠实心里赞美着。

    (拥有这样一位美人做妻子,丹野先生真是太幸福了,漂亮又可爱的女人

    通常都是令人嫉妒的,可是我却……)

    珠实有点想不透。

    而且,当然珠实是不会知道美琶子为什么会面红耳赤的原因。

    那是因为美琶子的秘密花园中,装有一个小小的机关。从那机关上延伸出

    来的缐就与肌肤相结合,另外还有一个开关放置在双峰的中间。

    这对丹野来说,并不是什么稀奇的游戏。这种游戏,如果只有二个人在时

    玩,它是一点乐趣都沒有的。不过话又说回来,如果有第三者在场的话,那就

    很刺激了。

    在日本清酒送来之前,珠实被劝了几杯的啤酒。不一会儿,珠实就起身上

    洗手间去了。

    「喜欢,溼润了吧!待会儿妳站起来时,屁股上可別溼一大块哟!那可是

    很难为情的事哟!」

    终于那绅士般的脸色早已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付色瞇瞇的脸孔。

    丹野把手伸进了美琶子的和服里,替她启动了开关。

    「啊……不,不要……停……啊,亲爱的,啊……」

    藏置在阴部的小机关正激烈的震动着,被刺激的并不只有阴唇而已,就连

    阴蒂的部份也被波及着。

    「停,住手,啊……」

    丹野不管另一个包厢里的客人,也不管这些包厢是否隐密。也就是说,也

    许他们的交谈早已被別人听到,或者说不定,另一道菜马上就来了的情况。

    那个机关依然持续的震动着。

    虽然伸手把开关关掉是件很容易就做到的事,可是丹野是不允许美琶子有

    违反他的命令的行为。

    美琶子坐不住了,她只好用手把脚按住,沒想到把脚合起来的结果是震动

    的更厉害。最后她沒有办法,只好把两脚分开以减轻震动的摩擦。

    不管怎样,神秘花园里早已一片水乡泽国了,而且早已氾流到屁股上去了

    ,衬里早已溼了,长内衣也溼了,紧接着,恐怕连和服也不保了。

    美琶子想哭,她一想到将会往初次见面的珠实面前丢脸时,就觉得很难为

    情。

    再想到自己的下体上居然被安装了这么一种机关的耻辱,就忍不住面红耳

    赤了起来。

    现在美琶子觉得更热了,身体彷彿要燃烧了起来一般,慾火也渐渐的昇了

    上来。

    丹野很享受的端着酒杯,正在欣赏美琶子的表演。

    因下体的激烈震动,美琶子按耐不住的锁紧了她那美丽的双眉,嘴唇也不

    停的颤抖着。

    这一切,丹野都开心的欣赏着。

    美琶子的耳朵也红了,而且额头上正泌着冷汗。

    美琶子她无助的一会儿握紧双拳,不一会儿又按住双腿,甚至于用力的抓

    紧椅子的边缘,美琶子真是一秒地无法静止。

    「请住手好吗……啊,亲爱的,求求你……」

    「妳不早点高潮的话,她可是快回来了哟!」

    丹野边说边看了看洗手间那边的通道。

    「在这里,不,亲爱的……啊……」

    「达到高潮之前不能停,就算珠实回来了也一样。」

    随着下体的震动,美琶子想大声的叫出来。可是在这里,她不能。面对那

    种不能叫出来的苦,美琶子只能用手抓住椅子,然后用力的扭动腰身使摩擦更

    激烈以期快点达到高潮,结束这种难为情的一幕。

    「哇,这时候妳怎么变得这么迟钝了呢快要达到高潮了不是吗那个姿

    势,真难看,好像在忍小便一样。」

    确实是这样,此刻因为下体内机关的震动关系,美琶子全身泌着冷汗,而

    且她真的很想上洗手间。

    美琶子张着嘴,大口大口的喘着气,胸部也跳动的很厉害。

    (啊……不行了。来,来了……啊啊啊,不,真要命,怎么曾往这种地方

    ……)

    「啊、啊、啊……」

    美琶子用手死命的抓着椅子,袜子里的脚指也用力的拧着,她数着眉头,

    嘴巴也半张开着。

    经过了高潮的快感后,美琶子全身还在痉挛着,最后她就像掉在椅子上的

    纸张一样,摊在椅子上喘着气。

    这时珠贸也从洗手间回来了。

    渐渐走近时,那一瞬间,珠实注意到了美琶子那痛苦的表情。

    「看,回来了吧!刚好来得及。」

    「停、住手好吗快,求你。」

    眼看着珠实愈走愈近,美琶子不停的冒着冷汗,并小声的哀求着丹野。

    「自己关吧!」

    美琶子立刻伸手关掉了开关。

    (是胸口不舒服吧!)

    看见美琶子伸手进入胸部,珠实这样的猜测着。

    珠实一回座,美琶子便拿着手帕不停的拭着汗水,脸比刚刚更红了,看起

    来更艷丽了。

    「夫人,您怎么了」

    「喔,沒事。」

    「可是,您的脸……」

    「喔,不碍事。那酒,喝了酒都会这样,她恨容易就醉了。不过,她看起

    来精神很舒畅的样子。对不对」

    「是,是,我先喝了,珠实小姐,妳何不也……」

    美琶子拿着小酒壶的手,轻微的震动着,倒酒的时候,酒杯与酒壶也碰出

    了声响。

    「对,对不起,我……」

    美琶子慌张的抱歉着。

    尽管她的脸色呈现出慌张的样子,整体上来讲她依旧是明艳照人。

    (只喝这么一点点就会醉,真好。)

    珠实心中羡慕的想着。

    美琶子说她今年三十二岁,珠实则是二十七岁,再过五年,自己是否能像

    现在的美琶子一样的美貌,珠实自己一点信心都沒有。

    「不好意思的想请教妳,像妳这么能幹又貌美如花的小姐,一定是个单身

    贵族吧」

    丹野边替珠实倒酒,一边小心的问着她。

    「不,虽然我目前沒有小孩,但是已经结婚四年了。」

    「哦,这样子喔,真抱歉。我一直以为妳是个单身贵族,所以才敢邀请妳

    的。沒有回去做晚饭,妳先生不会生气吧!」

    丹野又再度的道歉,一些想说的话也不得不就此打住,以免珠实不高兴。

    其实像珠实这么有条件的人,追求者一定很多是不用说的,可是丹野万万

    沒有想到,原来珠实早已经结婚了。

    「我看起来,真的像个单身的人吗」

    「不好意思,我不应该那么说你们的婚姻生活。」

    「不,谢谢您的关心。我先生是个忙碌的商社职员,晚上他通常都很晚才

    会回来。那么我呢,我的人生就是从现在开始享乐。虽然说我们是夫妇,可是

    我们却各自拥有自己的生活方式,而且我也不靠他生活,毕竟时代不同了,您

    说是不是」

    这么说起来,美琶子认为她自己就是珠实口中所说的那种旧时代的女人。

    「是,妳说的极是,我也有同感……」

    美琶子脸色慌乱的应付着。

    「如果妳先生真不介意的话,那么下回有空请一定要光临寒捨,让我们实

    地商讨一下有关照明设备的问题。」

    「是啊!光是看设计图,不看实物的话是不准的,当然妳来的话,我们会

    支付出差费给妳的。」

    说完丹野跟美琶子二人看了看,并同时点了点头。

    (到底他们是住在什么样的房子里呀……)

    珠实心中盘算着。事实上,现在较令珠实觉得好奇的是他们夫妻二人的生

    活方式,而非照明设备。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